關於部落格
即使在最寂寞的時刻,即使淚水使我看不清楚世界的樣子,我仍仔細聆聽,幸福的聲音...
  • 9014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殺人人形館--綾过行人


講到綾过行人,就會聯想到本格派推理
什麼是本格派呢??我每次看到推理小說的導讀都會看到這三個字,但大家的解釋似乎都不太一樣
而本格這兩個字,應該會讓人聯想到"正統"  "正規"  "原來"的意思吧
依我自己對於"本格"的定義,是以"解謎"和"推理"為主,作者將破案線索公平的攤開在讀者與書中偵探面前,且不使用複雜到需計算的機關,最後作者甚至還會下挑戰書,明白的表示"線索都給你了~你再翻下去就會知道答案囉!!"這樣,而本格派代表的作家肯定就是鼎鼎大名的島田莊司囉!!


而綾过行人呢,其實可以算是島田的徒弟,或者可以說是追隨者,想當然爾,他的推理當然也是以本格為主
我一直很喜歡本格派的推理小說,當然其他派別的推理小說我也有各自喜歡的作家,只要是推理小說很難不討我喜愛,但也不是書裡只要有人死掉有兇手我就會喜歡看
像是CSI犯罪現場的那種推理我就不是很喜歡,像是什麼法醫啦~看指紋啦~看骨頭毛髮鑑定那些我覺得根本不能算是真正的"推理",只不過是科技辦案嘛,感覺不太需要用頭腦,用電腦就可以破案了
比起來,那種需要去蒐集大家講的證詞,找出供詞不合理地方,或從肉眼觀察並收集破案線索,最後在慢吞吞的警察衝來之前用思考的方式找到兇手的小說還是我的最愛


而綾过行人一直是我很喜愛的推理小說家之一,我在高中就已經開始看他的館系列了,而他的"館系列"應該是他的所有出的書裡面最有名,當然也是我相當喜歡的推理系列
綾过行人當初出道推理文壇也是靠著"殺人十角館"而出道,十角館雖說是處女作,其實是綾过行人向推理女王阿嘉莎.克莉絲蒂致敬的作品,也是在館系列裡面,結局最讓我吃驚和喜歡的一部小說
只是我自己很遺憾是,當初因為不認識綾过行人,也沒有人介紹
我接觸館系列我的第一本並不是殺人十角館,而是殺人迷路館
接著是殺人時計館,最後才是殺人十角館,然後是今天看完的殺人人形館
雖然說沒有照順序看並不會有太大的影響,但故事跟故事之間彼此仍有一些關聯,在看過數本館系列後,覺得好像還是照著順序看比較好,尤其是看到綾过自己在前面的自序寫著"如果照順序讀下來,就會發現有某種效果產生",就有種"哎呀呀..."的感嘆


人形館這本書相較於迷路館和時計館,甚至在我看過的推理小說裡,算薄的,頁數並不多,故事架構和人物也沒有過於龐大,因此我覺得看起來並不吃力,尤其是我這種不擅於記人名的人,登場人物超過五個我就開始昏頭了,看起來就覺得相當輕鬆,心理負擔也不會太大(要知道好幾天都懸著一顆心想著兇手到底是誰阿~~真得很累阿!!)
但怎麼說呢,看完之後有種"阿咧?"的感覺(以下開始地雷區囉...)















我就直接的爆個雷好了,這本書跟電影隔離島很像...
雖放在館系列,但比較讓我訝異的是其實這個館根本沒機關哪!!簡單的說,十角館根本就是綾过在騙"看過館系列的讀者"阿!!(拍桌)
憑藉著大家對於館系列"一定會有機關"的印象,綾过還真是在書名上就耍了詭計,只是這詭計我覺得還不夠騙得大家團團轉,連我這個每次都猜不到兇手的傻子也在看書的途中頻頻懷疑兇手該不會就是自己吧...該不會這人有精神病人格分裂之類的吧!!
畢竟那些密室啥的,只要把兇手推給受害者的話,那就不必去費盡心思想機關和想那些破解密室手法,可以說是再偷懶不過了
而且人格分裂這種手法其實之前我就看過了,只是都是在電影,像是前面提到的隔離島和捉迷藏這兩部電影都是
PTT的鄉民也有幾位說看完會有種想丟書的衝動,我看完是沒氣到想丟書啦,只是覺得依結局而論,好像這本不太能歸類到推理小說這樣
不過我覺得比較有趣的是,這本沒有綾过一貫的"暴風雨山莊"或是"孤島"的模式設定,以往的案發現場幾乎都是封閉式的,不管是兇手還是被害者都逃不出去一定的範圍,只能等著一個一個被殺
但是人形館是開放式的,並沒有讓大家都限制在一個地方,這是讓我覺得比較特別得地方


整篇文章以島田潔的來信而開始,也以島田潔的的來信而結束,不只前後呼應,也給我一種哀傷感
只是結局似乎又留下了一小塊給讀者的想像空間,到底...架場是故意還是無意導致了這樣的悲劇結局,架場心中那座風景,就留給大家慢慢去猜想吧
另外,對於書裡面希早子"生之光彩"的描繪,我很喜歡
我想不管是誰,每個人的身邊一定多少都有這樣的人,像是陽光照進黑暗的閣樓般,這個人散發的光輝照進了你內心的某個不見天日的角落,重新為你注入對活著的力量
我知道自己現在還沒辦法做到,但希望有一天,也能夠成為這樣的人,讓自己的生之光彩,照射到某人心中的深處


 

<<作者簡介>>
綾过行人
       一九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生,日本京都人。京都大學教育學系畢業,並取得京都大學博士學位。

  一九八七年,他還是研究所的學生時,即以《殺人十角館》在文壇嶄露頭角,掀起一股『新本格派』推理小說的旋風,成為眾所矚目的新銳推理作家。而他後來陸續發表的『殺人館』系列不僅深受讀者喜愛,更奠定了他在推理文壇的地位。一九九二年,他並以《殺人時計館》得到第四十五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

  除了『殺人館』系列外,他的『殺人方程式』系列、『殺人耳語』系列,以及恐怖小說『殺人鬼』系列等作品,也都博得了很大的迴響,而長篇傑作《童謠的死亡預言》更榮獲《周刊文春》一九九○年度十大推理小說的第一名!

  一九九八年他親自撰寫劇本,並兼任導演,完成電腦遊戲『惡夢館』。一九九九年,他又得到第三十屆麻將名人賽的冠軍,成為史上第一個拿到『麻將名人』的推理作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