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即使在最寂寞的時刻,即使淚水使我看不清楚世界的樣子,我仍仔細聆聽,幸福的聲音...
  • 9014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樂園

今天中午吃飯看到新聞,說有四名死刑犯已遭到槍決
死刑廢除與否的話題這陣子炒得很熱
我和新聞系的同學們也討論過這個問題
到底是該給受害家屬一個交代?還是尊重人權?尊重生命"活下去"的權利?
我自己也一直很迷惘
一開始也是覺得一個人的生死不該由人類定奪,人類畢竟不是神,不該決定一個人的生死
但畢竟我的家人都安在,我沒辦法肯定如果今天我的家人被殺害,我能不能夠繼續保持這樣的想法
所以我一直保持著中立的看法
畢竟,很多事情從這個角度看,從那個角度看...你很難說個誰對誰錯

而今天看到這則新聞,又忍不住讓我想到去年夏天我看的這本宮部美幸的小說:樂園


這本書是宮部另一本大作:模仿犯 的後續
模仿犯當時書中的記者前畑滋子在歷經慘絕人寰,震驚社會的模仿犯事件後,長達九年的時間中,一直活在無止境的衝擊和陰影之中,無法面對自己和工作
某日,一名剛遭受喪子之痛的母親荻谷敏子帶著獨生子阿等生前所繪的遺作身眼前,再度燃起她追求真相的慾望


故事的主線追蹤大致分成三部分:
失蹤少女土井崎茜為何被父母親手殺害,埋藏在自家的地板下18年?
因特殊能力而屢受老師和同學排擠欺凌的少年,為何慘遭事故?
從某幢神秘住家二樓丟下來的紙條,隱藏著何種秘密?


這本書其實並沒有著墨在死刑執行與否的話題上面
書中最主要講的是:所謂的家人,就是要概括承受對方的一切惡行嗎?
當自己的孩子,在外不停的惹事生非,傷害別人,一天比一天作出更可怕,更駭人的行為
你是仍要不離不棄的永遠想辦法讓孩子改邪歸正,等待他浪子回頭的那一天
還是自己的孩子自己負責,為了不讓他繼續胡作非為,傷害無辜的人,甚至連累自己家人,乾脆一了百了,親手殺死他?
為了得到幸福,誰有權力決定誰來付出?誰來犧牲?


撇除死刑執行的問題,我看著那新聞每個死刑犯的長相,記者陳述那些可惡的罪刑,受害家屬悲傷的眼淚
我都忍不住想著,那些彷彿隱形起來的死刑家屬們呢?
他們可能永遠不敢,也不願意讓世人知道自己是誰,相較於那些一兩槍痛快結束的死刑犯,她們是罪有應得
但那些受害家屬呢?也許你說她們可能曾經庇護過那些死刑犯,可能任由那些死刑犯胡作非為
所以她們也罪有應得
但是,那可不是一兩槍就能痛快結束的傷痕阿,那可能是要背負一輩子沉重十字架阿


一心一意用愛養著的子女,卻被父母所無法看見的洪流帶離身邊,漸行漸遠,伸手摸不著,說話不肯聽,就算和偶爾回頭的子女四目相交,只能看見她們眼中難以理解的晦暗顏色
雖然很殘酷  恐怖  不合理,卻也只能束手無策的茫然看著自己的子女隨波逐流,有時候就會發生這樣的事


既然這樣,該怎麼做才好呢?為了爭取幸福
家裡有著行為不端的人,老是做出讓世人指指點點的事,最後還被警察抓去
如果有這樣的人,家人到底該怎麼辦才好?
難道前畑小姐的意思是說,那種沒用的人不必理他,跟他斷絕關係算了!


書中沒有給我們答案,我自己看完也不知道答案是什麼
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我想,如同樂園這本書最後這段寫著:
有些幸福是必須割捨某人  排除某人,否則無法得到的
好像西方宗教或寓言故是寓言故事,人類吃了上帝告誡千萬碰不得的禁果,從此有智慧,知羞恥,卻也觸怒了上帝,被趕出樂園
如果那是真的,那就也意味著人們所追求的樂園總是一開始就失去了
但人們還是努力追求幸福,也的確抓到過幸福
那不是錯覺,也不是幻覺
不管在海另一邊的上帝是怎麼說的,活在這個世界的人們總有一天能夠找到自己的樂園,哪怕只是短站的一瞬間
可能沾滿血腥 可能多苦多難 可能是危險的秘密 也可能只是虛無短暫
就算被詛咒,也是追求者的樂園
所得到的報酬是將樂園換回到這個地上


我對於那些死刑犯不感到同情
但也從不認為死刑能夠改變什麼
對於受害者的家屬和死刑犯的家屬們同樣感到悲傷


但我想每個人都有追求樂園的權利
那是天賦,也是天性
即使我們可能一開始就失去了


但我仍相信
困頓人世中,只要還有一點溫暖,那 就是樂園存在的地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